核心提醒:正常的全球节奏受到严重捣乱,导致全世界近160万人因新冠肺炎逝世亡,经济丧失惨重,所有这些都将对国度和社会未来的重建工作形成挑衅。然而,2020年对地缘政治的影响更为庞杂和凌乱。尤其是印太地域反应了其中的许多紧张和抵触。

参考新闻网12月17日报道 香港《南华早报》网站12月10日发表印度政策研讨学会主席、印度前海军准将C 乌代 巴斯卡尔的文章,题为《印太地域的紧张关系如何反应后疫情时期世界冲突与抵触的新秩序》。文章称,新冠疫情严重捣乱了正常的全球节奏,然而,2020年对地缘政治的影响更为庞杂和凌乱。尤其是印太地域反应了其中的许多紧张和抵触。全文摘编如下:

当2020年的大幕最终落下时,它会被贴上一个特别的 灾年 标签,因为这个被疫情折磨的年份充斥凶险和萧条。

正常的全球节奏受到严重捣乱,导致全世界近160万人因新冠肺炎逝世亡,经济丧失惨重,所有这些都将对国度和社会未来的重建工作形成挑衅。然而,2020年对地缘政治的影响更为庞杂和凌乱。尤其是印太地域反应了其中的许多紧张和抵触。

国民安全部现国度实力

2012年,我曾提出一个关于新呈现的地缘政治趋势的初步框架。我以为,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美国和中国施展作用之后,世界将不得不应对全球力气矩阵的改变。

我曾说: 美国引导的国际秩序、对 自由 定义的选择性说明以及维护某些价值观和好处的紧急性将受到 其他国度 的抵制或挑衅 但这种抵制或挑衅是不均衡的,并且就事论事。 因此,我以为,正在形成的全球秩序将更像是一个 反极化 世界,在这里,相互抵触的政策寻求和相反的劲头是常态 。